重庆垫江县大石乡豹山社区
本站网址:
604776.108cun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人文趣事

“大石竹编”濒临失传

发布时间:2012-11-01 00:22:00     阅读:695 举报

   [导读]大石竹编也叫灯塔石竹编,系用大石当地盛产的慈竹为质材,经"伐、刮、破片、蒸、煮、染、洗"等防蛀去甜染色等特殊工艺处理后,再按所需图案规格、色泽要求,经破竹丝、排径底,以纯手工精心编织装饰而成的竹编工.

    “大石竹编”也叫灯塔石竹编,系用大石当地盛产的慈竹为质材,经"伐、刮、破片、蒸、煮、染、洗"等防蛀去甜染色等特殊工艺处理后,再按所需图案规格、色泽要求,经破竹丝、排径底,以纯手工精心编织装饰而成的竹编工艺美术品。它做工精良,竹丝细如纱线,编织的工艺品手感柔韧细腻,美观大方。
    经过100余年的发展,“大石竹编”由单纯的实用型生活器具衍变为具有观赏性、艺术性的竹编工艺品,并被市政府评为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,成为我县为数不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。但是,就是这样一项全国少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,由于材质、工艺等方面的原因,面临失传的境地。
“大石竹编”的发现
    历经100余年,竹编由实用型生活器具衍变为艺术工艺品
    “我县境内竹资源丰富,竹编制品历史悠久。从古至今,在垫江农村都是以竹编为副业。”刘永馨说,竹编最早主要以编制凉席、斗篷、烘笼、扇子、箩筐、撮箕、锅盖、斗筐、筲箕等竹制农具和生活用具,除了自用就是出售。全县各场镇都设有专门的竹器市场。其中凉席、扇子、烘笼等早在清朝和民国时期就已销售到相邻区县和成都、重庆。11月17日,记者在“大石竹编”的第5代传承人赵行恩家里采访时,他告诉记者,他们家世代以务农兼竹编为生,一直有“耕种、竹编、帮工、活命”的家训。高祖父赵宗堂,农闲时在家里编织一些斗篷、烘笼、扇子、箩筐、撮箕、锅盖、斗筐、筲箕等竹制农具和生活用具,拿到集市上出售后,赚来的钱贴补家用,那个时候的竹编还停留在粗加工阶段。
    赵行恩的父亲赵品良在继承祖业的同时,对竹编制品进行了改进,不但编制生活用具,还能够编一些《五王出阵》、《野鹿含花》和有木瓜心、万字边图案纹饰的竹席、扇子、箩筐、锅盖、背篼、竹帘等生产生活用品。由于他的竹编制品不但实用,而且比别人的东西更加好看,很受群众喜爱。
    真正使“大石竹编”成为一种工艺品的还是赵行恩。赵行恩在父亲的基础上,从选材、下料、构图、编织等方面对竹编技艺进行了大胆创新。在选材上,他只选用生长在高山上土质贫瘠地带中1年以上、2年以下的慈竹。工艺上,他在篾条划好后,还要经过碱水煮、染色、固色、清漂、阴干、蒸软等工序,防虫蛀防褪色。他还发明了“排针剖篾器”,剖出的篾条薄如白纸,可以蒙在书上描红,并且一次可抽出12根细若花针的篾丝。构图上,他设计巧妙,能进行各种复杂图像的编织。
"大石竹编"的辉煌
    经过100余年的发展,如今的“大石竹编”已经从最初单一的竹编生活器具,发展成为了“竹编画”、“扇子”、“竹编器具”3个大类21个品种的竹编艺术品。
    被评为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,10幅竹编画《伟大领袖毛泽东》被韶山毛主席纪念馆收藏
    近20年来,赵行恩所编制的作品形式有条幅、扇子、席子、农具、厨具等18个品种,共有53个主题,600余件作品。1993年,为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,赵行恩决定制作10幅《纪念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诞辰100周年》竹编画,以纪念毛泽东同志的丰功伟绩。
    编制竹编画时间紧工期短,天气又非常冷,赵行恩在屋子里摆上火盆,挂上300瓦的电灯泡,带领几名徒弟挤在10余平方米的平房里,夜以继日赶制作品。
    为编制伟人肖像竹编画,赵行恩不但用去了自己的1万多元积蓄,还向亲戚借了好些钱。经过100多个昼夜的苦战,终于完成了全套10幅《纪念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诞辰100周年》竹编画。这批竹编画,每幅长83厘米、宽49厘米,用去篾丝4049条,分别捐赠到韶山毛泽东纪念馆和北京毛主席纪念堂。
    “接到竹编画时,韶山毛泽东纪念馆负责人非常感动,认为这10幅竹编画‘制作难度大,韶山没有,北京也没有,在全国属首例稀世珍品’。我的竹编作品得到他们的认可,我感到非常荣幸,也感到大石竹编有了更广阔的前景。”时隔近20年后,提起这件事,赵行恩老人还是一脸的兴奋。1995年9月,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。赵行恩经过8个月时间的努力,编制了《一代强人聚北京》竹编画,祝贺大会在北京胜利召开。
    近些年来赵行恩不仅设计编制了毛泽东、周恩来、邓小平等伟人的肖像,还为国庆55周年、香港回归等创作了竹编画,作品涉及皇席、宫扇等4类29项共500余件。在重庆市第三届旅游商品新产品设计大赛中,赵行恩的竹编工艺品获得一等奖,受到许多专家学者的首肯。
    赵行恩的竹编画主题鲜明,栩栩如生,独树一帜,他也因此被重庆市文化局授予“民间艺术家”称号。今年3月,重庆市政府将“大石竹编”评为重庆市第(下转二版)
(上接一版)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,
    赵行恩和其子赵向阳都被认定为“大石竹编”的传承人。
“大石竹编”的隐忧
    制作工艺复杂,成本高,非物质文化遗产濒临失传令人忧
    今年已经73岁的赵行恩,至今还坚持制作竹编工艺品。他告诉记者:“大石竹编从选竹、砍伐、下料到组装入库一共需要10个步骤,就算编制一把有图案的扇子也需要1个月的时间。”赵行恩说,就是因为“大石竹编”的制作过程是全手工的,费时、费力,因而一直没有市场,更没有人愿意来学“大石竹编”。
    “父亲以前也招收过10多个徒弟,但没有一个坚持下来的,为了生计父亲的这些徒弟都出去打工去了。”赵向阳也介绍说,由于“大石竹编”的制作成本高,很少有人愿意出钱购买,大多数作品都是自己保存。
    赵向阳给记者算了一笔经济帐:“一把有图案的扇子,最少都要一个月的时间完成,以80元一个工作日计算,这把扇子的工时费都在2400元以上。哪个又愿意出这么高的价钱来购买一把扇子呢?”
    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刘永馨,退休前是县文化馆副馆长、群众文化副研究馆员,见证了“大石竹编”的发展历程与辉煌成就,并直接参与了“大石竹编”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申报工作。刘永馨表示,作为我县难得的非物质文化遗产“大石竹编”,目前还没有产生经济效益,更未形成产业。加上全凭手工编制,制作一幅成品花费时间长,严重制约了“大石竹编”的传承和发展。
    “由于‘大石竹编’缺乏市场,目前全县从事‘大石竹编’的就赵行恩一家几口人。我们真担心有一天赵行恩他们几人都做不动了,我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‘大石竹编’会濒临失传。”刘永馨无不担忧地告诉记者。
    “十七届六中全会出台了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决定,就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提出了新的要求,也让非物质文化遗产‘大石竹编’的传承看到了希望。”刘永馨建议,“政府部门要出台优惠政策,大力扶持我县难得的几个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发展。同时也建议赵行恩、赵向阳等‘大石竹编’传承人要创新工艺,提高生产效率,让大石竹编形成规模、形成产业、形成市场,以利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。”

 

网友评论: